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激情欣赏

2016-11-07 04:37:33


[08-30] 野战惊魂

小朱载着小花把车子拐向往山的小路上,这里是一条僻静的山路,小朱选择一处草木多的地方把车停了。  
“你带我来这里干甚麽呀!”  
“放心,不用害怕,我们好久没有做爱了。”  
“你休想!我真呕心你们男人,只会做爱而已!”  
“呕心?你甚麽时候变成圣女了?”小朱邪里邪气的说。  
“呸呸呸!你真不要脸!”  
小朱嬉皮笑脸的,故意说歪的,道:“哟!怎麽一年不见,你倒正经起来了,你难道忘记我们和小申叁个人搞过的乐事了吗?”  
“不要提以前的事了,我恨你们!”  
“不提就不提,今天我们重修旧好吧!”  
“你这一只狗,我不会再和你这一种人好的。”  
小朱不理会小花,两只魔手尽往她的身上敏感的乳房攻击了。  
他气喘咻咻的说:“说实在的,小花,你比以前漂亮多了,我实在禁不住要冲动起来,非动手不可了。”  
小花还是没有理他。  
小朱抱着阿花说:“算了吧!以前也是你自己乐意的呀!小花,答应我吧!我会好好的爱你的。”  
小花用力的挣扎,但她如何能挣脱小朱强而有力的怀抱呢!她反问:“你爱我?你只是玩弄女人的魔鬼,色魔而已。”  小朱一边用力抱着小花,一边用手拉开她的衣服和胸罩,使小花的乳房暴露出来。  
“小花,我会爱你的,现在你比以前还成熟还漂亮,真的,我爱你,你瞧!你这双乳房多麽丰满、多麽诱人……咦……还有乳汁啊!”  
小朱厚着脸皮的在小花的乳头上吸吮着,小花软化了,她有一点恨自己的懦弱,她嘤嘤的哭泣了。  
“咦!好好的,你怎麽哭了?我可没有欺负你呀!”  
“还说没有欺负我,那你把我带到这野地里来干甚麽?你……你说呀!你说呀!”小花伤心的哭着。  
“小花,我是爱你才这样做的,真的,我可以发誓给你听呀!”
小朱一把将小花抱在怀内亲吻着,好亲热的样子。  
“怎麽啦!我发誓你还不相信呀!”  
“就这样爱吗!”  
“甚麽意思!”  
小花眼睛眯成一线,俏皮的说:“你说爱我,就这样的爱呀?然後……然後完了就不爱了吗?你的爱情,就只有那麽几分钟呀?”  
小朱为了达到目的,就不择手段地,甜言蜜语的对小花诱骗说:“当然不是呀!我……我当然会继续爱下去的,爱你爱一辈子,甚至到下一辈子、下两辈子……没有关系,亳无问题的。”  
小花用一副半信半疑的怀疑眼光问小朱:“真的?你会爱我一辈子吗?”  
“我已经对你发过誓了,你还婆婆妈妈的,哆哆嗦嗦地,一点也不乾脆了。”  
“嘿嘿!小朱,你急甚麽!我们可要把话先讲清清楚,你以要把我怎麽处置呀?”  
“你,你是说处理呀?哦……哦……你的意思是……”  
“嘿!你既然爱我,不能光用嘴巴说说就算了,你必须把我带走呀!”  
“啊!你是说我们呀?”  小朱把嘴巴张得大大的,“啊”了一声,被吓住了。  
小花看小朱的表情,心中平静地说:“是的,是我们呀!你要想办法带着我远走高飞,我们要生活在一起去,你说好不好?”  
“那……那……”  
小花一看小朱如此,脸色一变,大叫道:“那……那……那甚麽呀!如果不愿意,就表示你说爱我,完全是假话,是骗人的,你只不过是想在我的身上
一下兽欲罢了,是不是?小朱!”  
“好哇!可是我们同居了,我可能会养不活你哟!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呀!”  
“这一点你大可放心,我自会找工作的,只要你是真心的爱我,我甚麽都可以不要了。”  
“我……我当然是真的爱你呀,唉!我……我真的太需要你了,嘻嘻……”  
小朱那一副邪淫的猴急模样,他迫不急待的把小花的裙子撩了起来。  
他眼底有一件半透明的叁角裤,阴部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小朱面前,他垂涎欲滴的好色样子,令人看了十分地害怕,心中恐惧。  可是小花已经看惯他那一副嘴脸,也不足为奇了。  “小朱,我……我们就在这呀?”小花小声的说。  
“这里没有人呀!虽然车子内是小了一点,可是也好舒服,只要把椅背放下就可以了,和床是没有差别的,来,我帮你整椅子。”  
小朱把身子稍微伏下,把小花的椅子调整好了,就来调整自己的椅背子。  
小朱把小花的上衣拉开来,一吸一吮地在戏弄小花的乳房。  
乳头黑黝黝的,好像一颗黑色的大葡萄一样,不但富有弹性,还有大量丰富乳汁,经过小朱这麽一吸一吮,几乎连乳房中的乳汁也冒了出来。  
小花被小朱这一吸,吸得像是在哺育小孩一样。  
小花在不知不觉间把手抱住小朱的头,一手抚摸着小朱的脸在爱惜、抚弄他,使得猪仔狂欲大发,用舌头在乳头上舔着。  小花的双乳峰被吸吮了好一阵子,小朱慢慢地又把舌头从乳房下移到腹部,在肚脐的凹窝周围舔着,他又再度移到叁角裤上。  
他乾跪把舌头在叁角裤上舔着,把叁角裤舔得湿湿的,口水透过了叁角裤,扩散到阴毛上去,阴毛被舐得痒酥酥的。  
小花被舔得全身骚痒,混身不自在,她颤声对小朱说:“小朱,你……你怎麽还不动手呀?”  
小朱於是用手把叁角裤的一边扒开,使阴户斜露在叁角裤的外面,用舌尖把大阴唇一舔一开、一舐一闭地揉插着阴户。  小花的性欲被小朱这麽一舔,可就糟了,一发不可收拾,她开始骚动了,身子就像中了邪一样,全身颤抖不已,刺激得小朱用手向她的叁角裤动手了。  
可是小花把屁股放在椅子之上,所以脱不下来,小朱对小花说道:“小姐,请你高抬你的屁股一下。”  
於是,小花就照着小朱的意思抬一下屁股,小朱顺顺利利地把叁角裤脱了下来。  
他也把自己的皮带解开、裤链拉下,全身的衣服在几分钟之内,说得精精光光的,丝亳不挂地赤身裸露在小花的面前。  小花已经看见了小朱的肉棒挺直地一厥一厥在和她打招呼,彷佛在对小花说:  
“嗨!小花,咱们好久不见了,今天咱们又可重逢了。”  
小朱躺到小花的身旁,左腿压在小花的腿上,拼命地擦磨着她大腿。  
他用手指头一按一弹地玩弄着奶头,又用手指弹弄奶头,使得奶头上下左右地摇摇晃晃地站立在乳峰之上,玩得好不一阵令人爽快。  
小花娇娇地说道:“小朱,你可别只顾着在我乳房上面打转,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呢!你看,人家的洞穴已经被你挑逗得洪水外流了,你要是再不动手,等一会儿我们两人,可能会被浸死在车子内面哟!”  
“哇呀!那一定不得了,你的阴户不就变成了超级水库了吗?只要一
洪,底下的居民一定要疏散,否则一定要被洪水冲走了,那时候,可就不得收拾了,我不晓得一年多不见,你的洞穴变得如此的厉害呀!令我大感惊讶,我看我得小心。”  
小朱话一说完,就马上上马,小花也主动地把双脚打开,闭上双眼,静静地躺在椅子上,等待他的到来。  
正当小朱压到小花身上的时候,小花又问了一次道:“小朱,你真的能好好地照顾我吗?可不能欺骗我哟!”  
“啊!我是绝对不会欺骗你的,你大可放心吧!小花,我对美丽的东西,一定是不会放弃的,永远不会放弃的,我是会好好地照顾你的。”  
小朱说完,小花终於完全放心,身心的束缚都解开了,不单任由小朱更进一步地压下,更主动用手去握着小朱的阳具:一条经已多年没有握过的东西。  
粗长的阳具,小花握在手中套弄了几下,更一发不可收拾,肉棒朝天竖起,约有七寸长。  
肉棒的热力散发着,从小花的掌手传至她的心脏,令她心跳加促、肉洞渗出淫水。  
两颗奶头被小朱又啜又搓,茁壮硬突,变得更加敏感,小朱舐扫了她的奶头几下,小花就呵呵连声呻吟,媚态毕露。  
小花双眼眯成一线,想引棒入洞。  
小朱把她抱起,放在前座窗边,和她玩六九式接吻,他分开小花两条修长的大腿,头哄近她的叁角地带,拨开被淫水浸润的阴毛,伸出舌头舐一舐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,啜吸她的肉洞。  
小花被他一啜,全身一震,大叫受不了,淫水又汹涌而出。  
“噢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呀……小朱……你舐……进去啦……呵……”  
湿滑的舌头窜入小花的阴道,揩撩她娇嫩敏感的阴道壁,小花爽到欲仙欲死,叫得销魂蚀骨,小朱的阳具又好像再胀大一点。  
小花握着小朱的阳具,放到嘴唇边,见到他硕大的龟头中央蛙口渗出透明的液体,她用舌尖撩一撩他的马眼,舔去马眼渗出的液体。  她张大嘴巴,含着小朱的龟头,然後把他小半截阳具没入口腔。  
火辣辣的阳具浸在温暖的口腔内,湿暖的唾液包围着小朱的阳具,他好似在浸泡温泉浴,舒畅无比。  
同样,小花被他的舌头撩入阴道也爽到飘飘然。  
“唔……唔……呵……呵……”小花的嘴巴含着小朱的大阳具,只能从喉咙发出低沉的呵呵声。  
小朱也舐得差不多,一口都是小花的淫水,他要挥军入洞了。  
两人换过另一个姿势,小花仰躺,小朱将她的小腿放在肩膊上,龟头对准她湿淋淋的阴户,挺一挺腰,“滋”一声便钻入了她的桃源洞。  
他身体往下一沉,七寸长的大肉棒全没入小花体内,只留两颗春囊在洞外,粗大的肉棒长驱直入,龟头顶到小花的花芯。  “噢……喔……哎……哟……好……胀……呀……顶……到底……啦……”  
小花的阴道本来已经很紧窄,加上小朱粗大的阳具一撑,令她有胀爆欲裂的感觉,没有丝亳的空隙,紧紧包住小朱的大阳具。  他开始一下一下抽送,每一下都顶到她的花芯,小花乐得摇头摆脑、扭动腰肢,拚命挺高臀部迎合小朱抽送的冲击。  小花被小朱的大阳具抽了四、五十下,她浪叫得越来越疯狂:“啊……噢……死……啦……你……插……死……我啦……大……力……插……爆我……喔……”  
小朱埋头苦干,十分费力抽送,肉棒撞击着她的阴户,发出“拍拍”声响,他的呼吸声也渐渐变得低沉,额角冒出汗珠。  同样小花也浑身发烫,两只大奶也渗出汗水,鼻尖浮现点点水珠。  
小朱的性能力强劲,以前每次都干得小花充份满足,这次当然也不例外,他狂抽猛插了百多下,小花渐入佳境,如痴如醉。  “呀……我……不行……啦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我……顶……不住……啦……啊……噢……”  小花的头向前摆,嘴巴张大,状甚痛苦,她已进入高潮的境界,小朱加快抽插的速度,磨擦她的阴核。  
小花终於支持不住,全面崩溃,抽插几下,脸容扭曲,阴道一下一下抽紧,
出了阴精。  
小朱的龟头被小花
出的阴精浇得浑身舒畅,他无须保留,可以倾全力一放到底。  
在小花享受到高潮滋味後,小朱多推送二、叁十下後也无以为继,腰脊酸麻,阳具抖动抽插几下,喷出白浆。  
正如过去一般,小花立即转过身来,爬到小朱的腰间,她快速地将小朱如同火山爆发的龟头紧紧含着,让浓浓的精液,透过口腔,慢慢流过喉咙。  
小朱见小花吞食着自己的精液,不但在官能上觉得痛快,心理上亦有说不出的满足感。  
这个时候,车厢内传来了“滴嗒”的声音,小雨点开始落下,两条肉虫相拥在车厢内,此情此境,实在浪漫得很。  
小花舍不得离开,不到片刻,又开始拨弄小朱的阳具。  
这个时候,小朱看到车厢外烟雨蒙蒙,并不算是十分大雨,於是提议小花到树丛中再做一次,在这种大自然的气息间,会做得格外兴奋。  
於是两人下了车,一起走到旁边的树丛里,雨点被树所挡,长草隔开泥泞,果然像一张纯天然的床,令人一踏上,便有舒服感觉。  
但小朱却没有兴趣用这张床,他将小花推到一棵粗大的树旁,便将她的屁股高高地翘起。  浑圆肥美的屁股,在微雨中摸落更是嫩滑,加上两腿间一个粉红娇艳的小毛洞,与及那一个原封未用过的紧密小孔,小朱实在有说不出的冲动。  
胯下的阳具,也无需小花再开樱桃小嘴打气,经已像棵小树般昂然挺起。  
同一时间,小朱的手亦没有空闲着,不住抚摸小花经已充满水份的毛洞,与及那个悬垂着的大肉弹。  
肉球坚挺而有力,充满弹性,似乎没有因为地心吸力所影响,像其他女人一般拉长成木瓜状,这一点小朱是最欣赏的。  但小朱现在最注意的,便是自已的龟头与及小花的毛洞距离与及水平,因为他打算给小花一个惊喜。  
他原想用射箭一般的冲劲,直入她毛洞最深处,可是当清楚看到另一个紧缩的小洞时,他开始改变主意。  
分开多年,小花身上每个洞,他以前都进入过,惟有那个紧缩的小孔,从未试过探访。  
於是他用手指沾来小花毛洞内的一些爱液,涂到自己的龟头上,深呼吸一口气,腰一後拗,再往前挺,又长又大的阳具,与及整个龟头,一下子有大半进入了小洞内。  
小花从没有想到小朱竟然会侵占她这个地方,一种像处女初夜的痛楚,令她忍不住杀猪般狂叫出来: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  “我偏要……我要你全身每个洞都插遍……”  
小朱在原野中,完全流露人类男性的原始兽性,小花越是叫得大声,他便越有满足感。  
腰部不住前後活动,阳具在小花的小洞中疯狂抽送。  可怜的小花痛得不住向下弯腰,这样小孔更加面对小朱,小朱抽得便更爽。  小朱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,终於整根七寸长的阳具,完全插入了小花细得可怜的小洞。  
小朱说道:“忍耐一点,很快你便会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。”  
正当小花开始适应的时候,突然发觉有一对沾满泥泞的皮靴站到面前,抬头一望,原来是一个身裁极度魁悟的农夫。  他满面浓须,托着泥铲,背後还牵着一只马,和跟着一只狗。  
这时小朱亦发觉到有人在身边,正想说话之际,对方经已用泥铲给了他一个当头一拍,小朱整个人立时倒下。  小花怕得不知所惜,对方一只鹰爪般的手掌,经已将小花捉住。  
“你们这对狗男女,竟然敢在我的农场做这种事!”  
对方也不听小花解释,一手便将小花推倒在草地上,然後开始解松自己的裤带,小花一看便知对方意图,立即想爬起来逃命,但肛门小洞刚被小朱开了封,痛得无法站起来。  
动作太慢了,对方所养的猎犬经已挡在面前,凶巴巴的盯着她,小花大惊转身,脸孔立时撞到一条坚硬无比的东西,小花再定神一看,原来是农夫解开裤链後露出来的阳具,这条阳具不但硬,更加体积惊人。  
露出裤外的阳具差不多一
,内藏裤里的还有,而且又粗又圆,单是龟头部份,已有一个桌球般大,包围着阴茎部份的地方,还有像树藤般粗的血管。  
小花看见,经已由心中怕出来,但对方向前一伸,便将龟头塞到小花嘴边。  小花不肯就范,对方粗鲁地拉着小花头发:  “给我舐,否则我便打死你!”  
小花迫於无奈,惟有张开嘴巴,但樱桃小嘴,如何吞得下这条庞然巨物!单是龟头几乎已塞爆她的嘴。  
可是对方没有理会,将阳具硬向小花的口内塞进去,还未到一半,经已顶到小花的喉咙,小花眼泪直标,但对方却开始抽送,而且不住加剧,小花就像被人用大肉肠插入胃一般辛苦。  
过了不久,对方开始有所需要,将小花的两腿大字型拉开,然後挺起巨大无比的阳具,向着小花的毛洞插去。  
幸好刚才毛洞被小朱弄得很湿,虽然如此,但男人的阳具实在大得可怕,插入去的一刹那,感觉简直比一条大萝卜更加壮大。  
小花知道反抗也没有用,於是尽量将自己的阴户张开,尽量将对方的庞然巨物容入体内。  
农夫见小花开始肯合作,面上露出净狞的笑容。  
农夫道:“你肯合作,我会给你最大的满足,这半年我独自在这偏僻的鬼地方,小弟弟很久没有
过女人的嫩肉,积存精力,够你乐上叁日叁夜。”  
说实话,男人的巨物一经进入,那种充实感实在是小花前所未遇过的,单是一半,龟头部份经已撞到小花的花芯,再进又痛又刺激的感觉,令小花不住放声呻吟。  
农夫开始抽送巨大阳具,或者他亦明白自己的东西实在太大,小花可以容纳大截,经已十分不错,於是没有全部插入,但每一下抽送,都顶尽小花阴户深处,几乎直达子宫。  
小花尖叫中,陷入难以形容的兴奋状态。  
农夫的抽送不住加剧,小花被充塞得连声也叫不出来,脑海被每一次的冲插,刺激得完全空白。  
小花有时低头,见到对方又长又粗的阳具,像地盘打桩工程般,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打入自己下体。  
她当然看不到自己那两片阴唇,经已被农夫的巨物挤得两边翻开,不似唇型。  
但当对方抽出来时,满条巨物都沾满晶莹的爱液,看来自己还可以支持,到这刻她才感到,庞然巨物虽然看下去十分恐怖,但用到的时候,却十分实际,而且自己的吞吐量,亦比自已估计大。  
这时小花由痛苦转为享受,农夫见到,更加兴奋,粗大如小孩手臂的阳具,抽送得更是急促。  
小花如置身巨浪中,被浪花不住推拥,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呼叫。  
农夫突然用手一翻,小花娇小的身形,立即变成面向草地,肥美浑圆的屁股,立时向上翘起,农夫大呼一声,整根巨物,完全插入小花体内。  
小花尖叫声中不住呼气,农夫将小花两条腿绕着自已强壮的腰,竟然站起来。  
小花身裁比农夫短了半截,立时下半身悬空,双手按着草地,农夫像锄地一般,用自己的阳具作锄头,不住锄向小花那块满溢春风的小地内。  
血液倒流,加上花芯被冲撞,小花就像迷失理性一般,又叫又喊,只晓得不住扭动纤腰,迎合农夫巨大阳具的抽送。  
小花的尖叫声加上“啪啪”的抽送声,看得两边的狗和马都产生了兴奋!  
农夫大声地笑道:“这个小妞原来是个大食女人,老子就先让你吃过够!”  
农夫差不多到达高潮的时候,将小花推开,一手将她的头拉到自己的胯下,巨大的阳具正在极度亢奋,一推便进入小花的樱桃小嘴。  
小花这时不但没有反抗,两只手竟自紧握那条粗大阳具,不住用舌头舐着口内的龟头。  
农夫全身一震,大量浓腥的精液,如同缺堤般激射而出。  
小花虽然不住吞食,仍有无数浓精自她的两边嘴角溢出,差不多二十秒钟的时间,农夫的精液才告射完。  
这时的小花经已筋疲力尽地倒在软草上,不住喘气呻吟,但舌头却不断地舐那些留在嘴角的浓精,似乎对这种又浓又腥的东西吃出瘾来。  
农夫松了一松筋骨,一手将小花像羔羊般拉起。  
小花有气无力地道:“你……还想怎麽……”  
“老子算是乐过,但我的兄弟还未。”  
“这里还有其他人吗?”  
“不,这里还有其他动物。”  
农夫将小花的头塞到那只马的胯下,一条长达两尺的马阳具,原来早已勃得坚挺。  
“舐它……”  
小花从未想到马的阳具竟会这样长,在农夫的强迫下,小花惟有依照他的意思,用娇嫩的舌头,舐食粗糙的马阳具。  
马儿被小花舐食之际,不住呻吟嘶叫,似乎亦十分享用。  
小花舐食的时候,腰向前弯,上身侧侧地埋首马胯当中,而屁股亦因此而翘起,这时一件全身有毛的东西,竟然扑到她的背後,小花大惊。  
农夫笑道:“你怕甚麽,怕我的兄弟满足不了你吗?”  
原来那只狼狗经已像人一般,挨着小花的屁股站起来。  
狼狗站起来,足有小花那样高,又长又尖的阳具,刚好顶到小花的肛门小孔。  
这个小孔刚才被小朱开辟过後,微微张开,对於那只狼狗来说,这地方比小花已被撑得大大的阴户,更加吸引。  
於是那条又长又尖的阳具,便向这个小洞插下。  
小花想到自己的身体,而且是那个珍贵小洞,竟然会被一只禽性所占有,一时间想反抗,但颈项被农夫紧紧迫着,完全动弹不能。  小花惟有默默接受背後那只禽性的摧残。  
狼狗不但将阳具插入,想不到还晓得抽送,不住扭动狗腰,将阳具在小花的肛门小孔出出入入。  
狗的阳具有一种特性,便是遇热发胀,小花小孔内像火一般炙热,刺激得狗阳具不住胀大,胀大的程度,差不多有农夫刚才的一半。  
虽然只是一半,经已够小花难受,她感到整个肛门像被撕开一般,最可怕的是狼狗完全不理小花感受,只顾自己地不住抽送。  
小花简直死去活来,他面前的马阳具又不住坚挺,小花怕最後这条东西,还是会插到自己体内,当舐到马的龟头,发觉对方开始渗出一些酸味的液体。  
农夫见狼狗玩得兴奋,哈哈大笑:“你不要玩太久,还有它要用的。”  
狼狗好像明白农夫的意思,抽送立时加剧。  
果然不出小花所料,这个变态的农夫,真的想让这只马来强奸自己。  
假如连马也来,自己肯定会被摧残至死,为了生命安全幸一惟有反抗,小花用口一咬马的阳具。  
马儿剧痛,前蹄一踢,刚好踢中农夫,农夫立时被它踢晕,而自己同时後腿一伸,将那只狼狗硬生生踢走。  
农夫虽然晕了,但那只狼狗似乎不肯放过小花,马上追向正在狂奔的小花。  
狼狗越来越近,正要扑上之际,迎面一个铁铲,竟然将狼狗拍个正着,重创了狗的鼻梁,鼻梁是狗的要害,狼狗立时倒在地上痛苦嘶叫,小花定神一看,原来是小朱,他及时醒来,救了小花一命。  
两人跑回车厢後,立即飞车离开,经过一轮摧残的小花要到医院休息一个月,虽然小朱遵照诺言,与小花同居,但小朱的阳具,在小花心目中来说,经已成为沧海一粟。


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

都市激情
点击:73606-1411:55在车上被农民工插
点击:67806-0403:04火车上就在她男友旁边我干了她
点击:60811-0704:36 操了亲姨母女和岳母
点击:28506-2100:43老婆的闺蜜我的菜!
点击:55206-0804:19淫荡老炮友柴鸥
点击:57111-0704:35 插入美丽丝袜女老师的穴内
点击:25006-2100:43淫乱的医院,淫乱的护士
点击:63306-1301:04与六位女同学一起爽
点击:7406-2405:01寡妇的自白(少妇的要求)
点击:7206-2405:00公交凌辱(恋足/恋臀必看)
点击:27406-2100:43时间静止的公车
点击:14406-1301:05【暗花 Ⅲ】
点击:7706-0403:03【乖乖女佣太好欺】
点击:29306-2100:44同事韩惠惠
点击:44806-1711:02女友和她的闺蜜
点击:55206-1516:57飞机上操了空姐
点击:60706-1301:05把阿姨扶好,车上乱伦进行着
点击:54406-0403:04公安强奸女学生
点击:7506-2322:10酒楼里上了朋友的醉女友
点击:56804-0500:48公车上干了女友的妹妹
点击:7306-2322:11暑假义工
点击:6306-2322:10外甥媳妇佳佳的内衣内裤
点击:25406-2100:43男人的性爱工具--小如
点击:56406-0804:01在表姐公司上班的风流事
点击:57606-0702:35和几个女老师做过后的感受
点击:6406-2405:00我跟玉红的夏威夷之旅
点击:7705-2900:59【孤村艳遇】
点击:24506-2100:43公司旅游的日子
点击:23706-2100:43飞行途中的特殊享受
点击:52906-1516:57十九岁的小淫娃
TOP反馈